当前位置:sonjoy.com历史后秦开国皇帝姚苌:历史上唯一一个被噩梦吓死的皇帝
后秦开国皇帝姚苌:历史上唯一一个被噩梦吓死的皇帝
2022-11-24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姚苌的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姚苌是羌人,羌人这个民族有着古老而悠久的历史,早在西汉末年羌人就与中原王朝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到了东汉中期羌人甚至一度取代匈奴成为了汉朝边疆的大患,汉朝和羌人发生了绵延将近百年的战斗,漫长而持久的战争加速了东汉王朝的衰落,可以说东汉末年的军阀们都是借着讨伐羌人发家的(比如说董卓、马腾和韩遂等)。

随着东汉帝国的风雨飘摇,还没等羌人们再展现出自己的野心,他们迎来了雄才大略的魏武帝曹操,这位杀神和他的手下将领们把外族们治理得服服帖帖(最出彩的就是虎步关右的夏侯渊),在中原王朝强大实力的威慑下,羌人们开始屈服,随着魏蜀交战,他们成了魏蜀拉拢的对象,这个时候,羌族还只是被中原王朝们拉拢的小弟,他们被朝廷所驱使。随着三国统一,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在甘肃、青海一带生活的羌人们开始被中原王朝以迁徙的形式进行瓦解弱化,很多羌人被安置在关中各县(一方面也是分配在朝廷的中心地带便于管理),羌人野蛮、勇猛,像野草一样有着极其惊人的生存能力。

但是羌人们并没有放弃,他们有着光辉的历史,他们也并不愿意屈从于汉人的统治,这时候的羌人已经发展到了数十万人,只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有力的领导,羌人们就能爆发出极为强大的能量。

司马炎的懈怠和随后司马家狗咬狗的“八王之乱”断送了司马家的江山,同样也把野心家们撩拨的蠢蠢欲动,天下大乱,这个时候谁都想在混乱的局势里分上一杯羹。

羌人也是如此,尤其以姚苌的父亲姚弋仲为最,作为一个羌人的小首脑,姚弋仲没有把心思花在怎么赚钱当官,他一门心思的在拉拢羌族的各色人才。“不营产业,唯以收恤为务”,渐渐地,姚弋仲在关中地区的影响力迅速增长,一时“众皆畏而亲之”,很快,姚弋仲就拉起了一支队伍,这也算是父亲为儿子们留下的第一桶金了。

父亲死后,姚苌辅佐兄长姚襄南征北战,羌人们终于有了自己的队伍,野心勃勃的他们打算构建起强大的羌人帝国,一扫这几百年被汉人欺压的郁闷。不过可惜的是羌人们刚冒出头来,迎接他们的确实前秦的闷头一棍。

前秦将领苻坚率大军进攻姚襄,尽管羌人们奋勇抗争,不过实力上明显占据优势的苻坚轻轻松松的就把姚襄给杀死,部众四散。

这时候摆在姚苌面前的是个选择题,或者是逃跑继续号召部众与前秦军队死磕,或者就是投降保留有生力量,忍辱偷生图谋大事。姚苌选择了第二条,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怕死,总之,万般无奈的姚苌开始成为苻坚麾下的一员大将,而镇压了羌人的前秦,则接着这股东风开始了蓬勃发展,正是打败了羌人让前秦在关中站稳了脚跟,大规模的吸收羌人入伍同样让前秦的国力和战斗力有着极大的增长,毫不夸张的说,羌人们为前秦帝国的强盛抛头颅洒热血,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就是不知道姚苌看着族人们前仆后继的为了别人的天下卖命心里是个什么感受?

但平心而论,虽然投降了苻坚,但姚苌并没有多受委屈。苻坚大帝是个雄才大略而又光明磊落的汉子,他热血,真诚,心胸开阔,对待降将们他倾心对待。燕国的慕容垂被排挤前来投降苻坚,丞相王猛极力要求将慕容父子杀死,又是苻坚力排众议并委以重任,在灭亡燕国后又对那些慕容家族的人妥善照顾,对姚苌更是推心置腹,把“龙骧将军”这个称号赐给了姚苌,龙骧将军这个称号有多么珍贵?这个称号原本是苻坚的爷爷接受过的称号,在称帝之前苻坚也是龙骧将军!可见苻坚对姚苌的重视和信任程度。

如果是这样下去也没什么,苻坚雄才大略,前秦帝国强盛繁荣,姚苌虽然有些异心但也不敢显露出来,乖乖的为苻坚效力,也许这在历史上还可能留下一段君臣佳话。

可惜老天并不想看到这段完美的剧本,他大笔一挥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对于前秦来说,接下来的日子就如同是噩梦一般,立志一统天下的苻坚动员了帝国大部分的兵力前去进攻东晋,而在淝水惨败,数十万大军毁于一旦。这次惨败深刻的动摇了前秦的根本,被苻坚用强大实力拿捏整合的各个小集团开始有了隐隐分裂的迹象,这些个鲜卑人、羌人本来就是被迫投降苻坚,骨子里的不安分让他们只是暂时性的屈服,现在帝国动荡,野心家们便正式开始亮出了他们的獠牙。

最先跳出来的是北地长史慕容泓,在得知了苻坚淝水之战惨败后他就开始竖起反旗建立了西燕帝国。还没从淝水惨败中缓过来的苻坚知道了慕容趁人之危,愤怒之下他派遣爱子苻睿和手下大将姚苌前去讨伐。按说姚苌这时候还算是个实在,老老实实的辅佐苻睿前去围剿。可惜的是苻坚再一次识人不清,苻睿这个二杆子丝毫没有听从姚苌劝告,带着兵马就往前冲,结果是孤军深入战死沙场。

这下姚苌傻了眼了,这下可好,打仗打得把皇帝的爱子给战死了,虽说是苻睿自己作死,但这个黑锅肯定就是自己来背。果然痛失爱子的苻坚被接二连三的打击失去了理智,他要处罚姚苌,被逼到十字路口的姚苌一不做二不休的也反叛了,对于他来说,也许只是少了一个契机,现在前秦政权已经隐隐有了分裂之势,于是姚苌脱离了前秦,在渭北打起了游击。

有姚苌这么一个牌面人物在,在关中的羌人豪族们开始纷纷向姚苌靠拢,“咸推苌为盟主”,后来又有“北地、新平、安定羌胡降者十余万户”。实力大增的姚苌开始自称单于、万年秦王,算是正式建立了羌人政权。

姚苌还十分鸡贼,就算是成立了政权也十分低调,苻坚正和慕容家的人在互掐,姚苌则在一旁坐山观虎斗—“厉兵积粟,以观时变”。一世英雄的苻坚终于走向末路,长安城被慕容冲攻下,苻坚凄凄惨惨的逃往了五将山。而姚苌此时则春风得意,趁着慕容氏拿下了长安,他则率兵拿下了安定、新平,实力得到了急速的上升,得知了苻坚的踪迹后姚苌马上把五将山团团围住,经历了一番战斗后,大帝苻坚被抓。

世事变化无常可见一斑!当年姚苌还是苻坚麾下爱将,现今苻坚已经成了姚苌的阶下囚!苻坚痛恨姚苌叛主自立,更痛恨姚苌辜负了自己的信任和看重,当姚苌还呵斥威胁向苻坚索要传国玉玺时,苻坚狠啐了姚苌:“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晋书》),意思就是说你羌人哪里有资格当皇帝!你姚苌也不过只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奸贼而已,老天都会收拾你的,你也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姚苌一怒之下把苻坚缢杀,可怜一代英雄就此殒命。

姚苌虽然杀了苻坚,但是到底心虚,说句实话苻坚宽厚仁爱,当年率军杀死自己哥哥那是两军交战无可厚非,自己投降了之后更是加官进爵,位高权重,压根就谈不上什么投降屈辱,现在反而反咬一口,恩将仇报的把故主杀死,姚苌午夜梦回时分是不是还会满头冷汗?苻坚死之前的恶毒诅咒也深深地印在了姚苌的心里,也让姚苌疑神疑鬼,不得安宁。

苻坚身死后,前秦贵族们又推举苻登为皇帝,急于剿灭前秦势力的姚苌于是亲自率领军队与苻登激战,双方互有胜负。战事的不顺利让姚苌越发的着急上火,他便把这邪火发在了死人苻坚身上,吃了败仗的姚苌气急败坏,“掘苻坚尸,鞭挞无数”,又是“裸剥衣裳,荐之以棘”。认为是苻坚冤魂作祟的姚苌把苻坚的尸体挖了出来鞭挞,更过分的是把衣服扒了还用荆棘裹起来。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既恶心又无耻,人伍子胥鞭楚平王尸三百那是因为有灭家的血海深仇,你姚苌饱受苻坚厚恩,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背叛故主,弑君反叛,现在还要来作贱死者尸体,实在是有够下三滥。

姚苌羞辱苻坚尸体的行为,与其说是撒气,不如说是心虚。杀死苻坚给姚苌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在他自己心中其实也坚信苻坚冤死之后肯定会找自己寻仇报复,所以在屡屡与苻登交战过程中吃败仗都会让姚苌猜疑是不是苻坚作怪才让自己战败,辱尸行为更像是起一种安定人心的作用,我不但能杀你,你成了死人老子也不放过你!

不过好像这样并没啥用,辱尸给了姚苌更大的精神压力,连吃败仗的他更是屡屡梦到苻坚显灵要杀死他,被吓得不轻的姚苌竟然在军中竖起了苻坚的神位,时常祈求苻坚能够原谅自己,你把人都杀了,尸体也好是一番侮辱了一顿,现在再为人家立牌位祭祀?

这是哪门子逻辑,不过姚苌也是病急乱投医顾不了这么多,姚苌还对着苻坚的神像虔诚跪拜祷告并开始甩锅:“陛下,当年新平的这个事情实在不是我姚苌的过错啊,当年臣辅佐臣的哥哥姚襄想要从陕这个地方北渡,想要顺着道路往西走,这就像是狐狸死之前头都要朝着自己的洞穴啊,您和苻眉把我们的路给堵住还攻击我们,臣的哥哥就被陛下您杀死了,哥哥托梦给臣说让臣一定要报仇,这是臣哥哥的过错,跟我没关系啊!再说了,苻登是您的亲人,他想杀了臣替您报仇,臣也是替我哥哥报仇,于情于理都不是臣的过错啊!再说了您当年给臣龙骧将军的封号,还跟我说‘朕当年就是从龙骧将军当上了皇帝,爱卿你也好好努力!’这道诏书现在还清清楚楚的在臣的耳边回荡。陛下您现在已经是神灵了,怎么会帮着苻登来杀我呢!这和您之前说的话不相符啊,我给您立了神像,请您的灵魂到神像里来吧,您听听臣的泣血祷告!”。

听听姚苌这话,我杀你这事儿吧,是我哥哥的错,是他要我报仇,跟我没关系,再说了这龙骧将军是您给我的封号,您当年就赐予我造反的名义(听听这都是什么鬼话!),现在您怎么可以帮苻登呢?

这逻辑也是清奇感人,你说姚苌你脑子坏了吧,但是这思路很清晰,把责任一股脑的都推给了哥哥,顺带着苻坚自己也有问题。要说没坏吧,正常人谁听这打自己脸的祷告不会笑出来?这样给自己洗地的手法也忒弱智忒卑劣了一些!

姚苌这种自相矛盾的行为也引来了苻登的嘲笑:“古往今来哪有杀了自己的君主还给人家立神像祈祷保佑的?你把人家命都收了,人家还会保佑你?”

果然,神像倒是立了,但压根就不管用,尽管姚苌日夜诚恳祈祷,但是战事还是不顺,姚苌不爽之下又把苻坚的神位给毁了。从此,姚苌算是倒了大霉,做贼心虚的他更是屡做恶梦,最恐怖的是梦里苻坚“将天官使者、鬼兵数百突入营中”,率领着鬼兵鬼卒要来杀自己,给吓了个半死的姚苌都要疯了,在梦中惊惧的姚苌在宫大帐中四处乱跑,叫嚷着要士兵们杀鬼,结果侍卫们在杀鬼时不小心刺中了姚苌的要害......鬼们看着要害处大出血的姚苌笑着说:“你就得这样死!”,拔出兵刃的姚苌出了多少血?足足有一石!一石是多少?根据汉代的比例换算过来一石足足有五十斤......好家伙,估计姚老兄身上的血都要流干了吧!

你以为这就是个噩梦而已?正当姚苌捂着裆部生不如死之时他突然醒了,从噩梦中复苏的姚苌很快又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要害处肿了起来,痛不可当。医生们把这个肿块刺破,结果开始大出血......而且出血的部位和血量与梦中一模一样(我一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大出血)。这是苻坚要我的命了!这一下吓得姚苌几乎要崩溃,他开始胡言乱语,发起癫来,又是求苻坚原谅,又把责任推给自己哥哥(得,他哥哥不知道背多少次黑锅了),不过并没有什么用。过了三天,姚苌活活痛死,在死之前还“跪伏床头,叩首不已”。

善恶终有报,姚苌这样窝囊的死法倒是让我们看的很过瘾,毕竟是天日昭昭,报应不爽,姚苌这人阴毒狡猾,最后竟然被虚无的鬼魂吓得神经错乱,可见这个人虽然凶残无耻,在他的心中还起码有一些良知和畏惧(起码他也知道杀死苻坚是不义的,苻坚会找他算账。),还有最低的道德底线,对比一下现在那些做了坏事还安然无恙,感觉良好,照吃照睡的人,姚苌是不是还更有道德一些呢?